Wing

有趣的灵魂也有很多,只是不想跟你说话

【兔空】幸福的意义

刘蕾了😭️😭️😭️兔空太好了55555


Thunder:

·有电王世界观融合
·是bg,是兔空
·我爱他们。


  “你这家伙可真是幸运啊。既然你还站在这里,就说明有人根本就没有忘记你啊。”
  
   1
    桐生战兔搭上了一辆穿梭在时间里的电车,其名为den—liner。
    他早就在其他前辈那里听说过关于假面骑士电王的故事了。
    那是个运气十分糟糕的少年同伙伴们一起拯救世界的故事。
    所以当天才物理学家桐生战兔搭上了这辆据说是穿梭在过去与未来里的电车时,他十分冷静沉着地思考了这辆电车运行的原理。
  结果…当然是失败的!
       毕竟假面骑士电王的世界可不是能用科学来解释的嘛!虽然在自己的世界里也遇到了许多不合常理之事的学者坦然接受了自己将面临的现实。
     面前的车厢门在感应到人时自动开启了,他还没看清楚眼前发生了什么就凭着直觉侧头避开了带着一丝杀气的飞镖。
  让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某个外星人的飞刀。
  事实上眼前的状况也确实很糟糕,四个不同颜色的人形物体扭打在一起。所过之地就如龙卷风过境一般只剩下一片狼藉,简直比他实验失败过后的场景还要骇人。
  如果不赶紧收拾的话,就会被有起床气加洁癖严重的女人给威胁呢。
  通常都是以…
  “杀了你们哦!”
  他瞪大了眼睛,看向不知何时也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小女孩一脚踩在了桌子上。
  女孩大概也就十岁多一点,长长的黑发无风自动。她眯起眼睛看着这群打成一团的异魔神,嘴角上扬……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石动美空生气的天才物理学家终于从另一个女孩身上感受到了不亚于打扰石动美空睡觉和evolt说毁灭地球时的杀气。
  他下意识吞咽了口唾沫,只见从桌上一跃而起的小姑娘精准地捏住了其中一只打的最凶、闹得最欢的红色异魔神的手臂,一个过肩摔将其扔出了五六米远甚至还在地上进行了一段滑行。
  在女孩出手的那一刻,其他三个异魔神瞬间坐回原位,乖巧如鸡。
  只余地上的红色异魔神嗷嗷叫唤,而在小姑娘一脚踩在他身上时整个车厢终于安静了。
  桐生战兔待在车厢门前,一时进退不得手足无措起来。
  “啊!你就是新乘客吧!给我看看车票。”
  小姑娘在看见车厢门前的陌生男人时瞬间收脚,刚刚还一副杀气腾腾的表情瞬间柔和下来。
  “直美,有客人。”
  “好的!请问客人您喝咖啡吗!”
  除去刚刚那场乱斗,以及车厢内内死死盯着他的三个目光不善的异魔神以外,桐生战兔差点以为自己只是走进了一列正常的电车,被正常的服务生小姐问着需要什么服务一样。
  他对名为直美的电车乘务员点了点头,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姑娘的问题。
  他就这么直接上了这辆电车,车票这种东西他根本就没有啊。
  战兔瞥见窗外的茫茫荒漠,心里打起了鼓。
  “哈哈!这个人根本就没有车票,把他扔出去!”红色异魔神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对着他冲了过来。
  面对这十分像怪人的桐生战兔瞬间摆好了变身的姿态,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红色异魔神被不耐烦的小姑娘一脚踹飞贴在了玻璃壁上。
  他最终选择实话实说:“我没有车票。”
  黑发小萝莉一撩长发,十分女王地说道:“你摸摸你的口袋。”
  战兔将信将疑地将手伸进了口袋里,然后他摸出了一张卡片。
  卡片正面是build每次飞踢必杀以前必摆的pose,右下方是几个数字。
  是一个日期。
  “对这个日期有什么印象吗?”小萝莉从他手里接过卡片,她看见男人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捏紧了,手背上青筋暴起。即使这样,她却只听见头顶上方传来一个无比淡然的声音。
  “啊…是我消失的日子呢。”
  
 2
  石动美空总觉得属于石动美空的人生轨迹不应该是这样的。
  好吧,这话听起来可能有些绕口。
  但她是在写日记,又不是说日记。石动美空皱眉沉思许久,又写下了一行字。
  “我总觉得有哪里错了,但是我想不起来。”
  石动美空,年龄十九岁。正在读大学,偶尔会帮父亲经营咖啡店。因其可爱外表以及甜美的声线成为众多人(包括她的同学、咖啡馆里的顾客等)的女神。
  经常会被朋友叫做咪碳,有时候会被戏称为宅男杀手。
  即使追求者众多,但还是母胎单身到了现在。
  为此,她的父亲石动惣一十分宽慰。这让他老父亲不愿嫁女儿的心得到了满足。
  总之,一切都还是很正常的少女成长路线。
  虽然石动美空说出了觉得自己的人生轨迹哪里不对这种国中二年级才会说出的耻度爆表的话,也并不代表她不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
  相反,她十分珍视如今平凡又幸福的生活。每天快乐的学习,帮父亲忙都让少女有种来之不易需要珍惜的感觉。
  这可谓是十分莫名其妙了。
  但她心底里却有个声音不停在叫嚷着,要珍惜现在的每一天每一秒!这都是从恶魔手里夺来的幸福生活啊!
  或许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心理,石动美空小时候在扮演舞台剧里一个与魔王作对誓要夺回王国安全的女巫时演技爆表。这份录影带某老父亲店长至今还留着,时不时重温一下当年自家女儿的可爱模样。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女儿嘴里的魔王似乎是自己的感觉,心很大的店长在听见自己女儿奶声奶气的说台词时瞬间将一切抛在了脑后。
  当石动美空十八岁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是该谈一场恋爱了。
  可能是被朋友们谈恋爱时的幸福所感染,她开始觉得自己身边应该有个人存在才对。
  她会给人画鬼脸,会威胁对方,会在对方面前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形象。
  这样模糊的感觉在她陡然一次进了咖啡店摆放杂物地地下室时陡然清晰,就像是真切发生过的画面在她脑海里一幕幕闪回。
  她好不容易从突然汹涌的甜蜜或酸涩的情感里脱身,就听见父亲疑惑的问自己。
  “美空,你怎么哭了?”
  她扯了扯嘴角,努力的想做出没事的表情。可眼中的泪水还是一颗一颗掉了下来,停不了止不住。
  石动美空趴伏在父亲胸前,抓紧了他的衣袖。声音里充满了茫然和难过:“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为了什么事哭?因为谁而哭?
  我不知道,只是在看见这间地下室时眼泪涌出了眼眶。
  心比脑子快了一步,身体比大脑更快的作出了反应。
  
 3
  桐生战兔躺在长椅上闭目养神,他在这个电车上停留已经有几天了。这时候他才真正的意识到了这里是时间的缝隙这个名词的真实意义。
  即使不吃饭也不会饿,不喝水也不会渴,不休息尽情地玩闹也不会觉得累。
  据那位Hana小姐的话来讲就是:“你的时间已经停滞不前了。”
  拥有着充分好奇心的他问道:“所以Hana桑一直都是小女孩吗?”
  女孩没有回答,那双深黑的瞳孔里流露出了浓厚的悲伤。
  他意识到自己问了个不怎样的问题,正准备道歉的时候就被浦塔罗斯还有金塔罗斯拉走了,而打成一团的桃塔罗斯和龙塔罗斯暴露在了Hana的面前。
  女孩瞬间就恢复了元气满满的样子将两异魔神揍了一顿。
  他忽然意识到,这些个性十足的异魔神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去打发时间、或者说是…让自己活在当下,而不是沉溺于过去。
  即使并不需要睡眠,他还是会躺在座椅上休息。这时候他会做一些曾经的梦,有美空、龙我、纱羽…甚至还有evolt。
  他应该消失了,应该在与evolt同归于尽以后死掉了。
  即使他没死,在新世界与旧世界交汇融合时,本不应存在的桐生战兔…会消失。
  为什么自己没有消失呢。
  他最近常常思考这个问题。身为一个十分具有探索精神的天才学者,桐生战兔选择自己找出答案。
  然后他就被现实狠狠击败了,苦思冥想以后他决定去找最温和、但也心眼最多的浦塔罗斯问答案。
  那时候的浦塔罗斯露出了一副怎样的表情呢。有些羡慕?又有点难过?一向对人情绪不敏感的天才学家犯了愁,他估摸着对方是不会告诉自己答案了,身后却忽然传来浦塔罗斯温和到落寞的声音。
  “在这里,存在即真理。只要还有人记得你,你就永远不会消失。”
  于是桐生战兔想起了不知道从哪本三流杂志的鸡汤段子里看到的一句话。
  一个人真正死亡的时候,是这世间再没有人记得他的时候。
  
 4
  石动美空无比肯定自己忘记了什么,直到她偶然在书上看见了关于平行世界的理论。
  如同被人猛地敲了一棒槌,石动美空惊醒了。
  心理学上有个名词叫既视感,是指对于未曾体验过的事情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而她的朋友葛城巧在知道石动美空的既视感越来越频繁以后,便开始担忧起来,这并不是个好现象。
  石动美空以后可能会成为个神经病,情商全点在了智商上的葛城巧刚说出这个结论就被自己的父亲瞪了一眼,再看站在父亲身边的石动先生脸色似乎也不怎么好看。
  而他的担忧在石动美空说起平行世界的理论时慢慢消散了。
  比起心理学他果然还是更相信科学一些。
  “所以,你是想说可能我们这个世界是b世界?然后a世界的石动美空的记忆和你的混合在一起了?”
  石动美空猛点头。
  葛城巧很快就就说出了疑点:“但平行世界之所以被称为平行世界,就代表这两个世界像平行线一样永远不可能交汇。”
  “说不定有人让这两个世界交汇了呢!”美空拍了拍桌子,表情变得忧愁起来:“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忘记了一个人…他对我很重要。”
  只要一想到自己会忘记他,心脏就像是被扎了千百根针一样密密麻麻的疼。
  葛城巧看着发小萎靡不振的趴在桌子上,叹了口气:“如果你的记忆正在复苏的话,那你应该能在这个世界找到那个有既视感的人才对。”
  却没想到听到他这句话的石动美空脸色变得难以言喻还夹杂着几分嫌弃的说道:“我见到是见到了。”
  “哦?”
  “是你啊。”石动美空说完十分挫败的再次趴倒在了桌上,不愿面对现实。
  葛城巧愣了愣,顿时一副被山头恶霸欺辱了的黄花大闺女样往后退了好几步。自以为到达了一个安全距离才颤颤巍巍的开口:“我已经决定将我的一生奉献给科学了!”
  石动美空翻了个白眼。
  
 5
    “呐,你也和良太郎一样在拯救世界吗?”
  龙塔罗斯慢吞吞移到了发呆的战兔身边,戳了戳他的肩膀。
  男人缓慢的点了点头,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问。
  “那你说说你的故事呗!”龙塔罗斯此刻就像是得到了新玩具的小朋友一样眼中闪着光。桐生战兔注意到就连一直在瞌睡的金塔罗斯也将眼睛睁成了一条缝看了过来,桃塔罗斯就更霸道了,直接一拍桌子让他快点说然后被Hana小姐一巴掌拍回了座位上。
  日常为桃塔罗斯点个蜡以后,桐生战兔在一众人等的灼灼目光下讲起了关于假面骑士build的故事。
  故事挺长,一个晚上都说不完。最重要的是桃塔罗斯他们还经常打岔,比如对自己的战斗方式颇有异议,不停瞎指点。
  桐生战兔在这闹哄哄的氛围里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这让他想到了以前和美空他们在一起时的氛围。
  也是这样吵闹却又轻松快乐的氛围。
  孤身一人来到了陌生地方的桐生战兔,你要说他内心里一点惶恐畏惧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他莫名就想起了最初失忆的自己被店长带回店时的情景。即使那是一段无知受人蒙骗的时间,但他依然活的很自在。他很少同别人说过自己成为英雄的意义,除了去拼命变成一个会让所有人都喜欢的英雄以外…
  他,想要守护美空。
  甚至是有些自私地想着,因为美空会无条件地支持自己所以…做什么都可以。
  包括将杀死build的驱动器交给她。
  那个时候的自己真过分啊,桐生战兔伸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他努力想要像平常那样做出一个无事发生一切有我的笑容,最终却做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苦笑。
  他想美空了,想龙我,想纱羽,想大家。
  在这苦涩的思念影响下,他又一次想起了Hana小姐盈满了悲伤的眼神。
  他们在这时间的长河里行走,说是维护时间的秩序者,倒不如说是被时间流放的浪子。
  永远找寻不到回家的路。
  
 6
  记忆复苏的形式是以梦作为媒介的,她有时候醒来泪流满面却压根什么都没记起来,有时候她记得清清楚楚却在看见与梦里满目疮痍的世界完全不同的现世恍惚许久,最终在心里留下的全是庆幸。
  劫后余生的喜悦。
  石动美空一刻不停地去探望了故人,她看见在梦里失去了女友也失去了荣耀的万丈龙我打赢了比赛以后将获得的金牌挂在了女友的脖颈上,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这对年轻的情侣交换了一个羞涩却也热烈的亲吻。
  其他人没那么好找,只是偶然间她看见了一则头条新闻的笔者名字是泷川纱羽时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吸引了店内所有客人目光的石动美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大方的送了没人一份今日报纸。
  冰室幻德重活一世过的也挺好,虽然他日常的私服搭配已经不知道被记者还有网络上的看客们吐槽多少回了。
  石动美空也经常吐槽,顺便暗戳戳的将自己的搭配心得写了下来。
  她还看见了作为农场主亩产一千八(??)的猿渡一海被记者采访,他对着镜头笑的爽朗然后被挤过来的三羽抢了镜头。
  所有人都过得很幸福。
  我也过得很幸福。
  石动美空抓紧了怀中的玩偶兔子,眼泪却突兀的从眼眶里掉了下来。
  
 7
  桐生战兔身为假面骑士build所战斗经历的故事得到了烈车里所有人(异魔神)的好评,他们甚至开了个party。
  一场狂欢以后,喝的醉醺醺的桃塔罗斯揽过桐生战兔对他不停说道:“你很厉害啊,你很厉害啊!”
  从桃塔罗斯嘴里听出赞扬的话这事,桐生战兔觉得自己能和龙我吹一年。
  看吧!这才是主角的待遇!
  “我们当年也是这样的!抱着必死的决心同那个家伙战斗,甚至都说出了超级—帅气的台词了!”桃塔罗斯大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后我们没死成,我们看着良太郎那家伙哭的跟个傻子一样都不敢冒头了。”
  桐生战兔试图根据他的语言来描绘出当时的画面,可脑内不停循环的却是石动美空抓住他的衣角 ,哭的泪流满面还是努力笑着的模样。
  “战兔,绝对会回来的。”
  他那个时候已经知道新旧世界融合以后,自己会消失这件事了。
  石动美空也知道,她很聪明每次都能准确无误地猜出他心中所想,却一次又一次地压抑了心里的悲伤迁就了他。
  桐生战兔想自己真是个混蛋,就是仗着石动美空…
  仗着什么?
  他不敢往底下想了。
  只要石动美空能幸福就好了。他这样安慰自己。
  可自我主义十足的天才物理学家却从来没有想过,被英雄祝愿了的少女愿不愿意接受这份自作主张的好意。
  
 8
  为什么要让她回忆起这些呢?为什么要将这份刻骨铭心的感情再一次塞还给她呢?
  她无数次思考着这样的问题。
  最终她看着没有战火硝烟的碧蓝天空,产生了这个世界不舍得的想法。
  那个在无数次祈祷里却从未出现过的神,或许是怜悯了拯救世界却被所有人忘记的英雄。
  那样的结局对于一位为了拯救世界而付出了生命的英雄太过残忍了。
  这几天的石动美空总是避着葛城巧。倒不是她对这位科学家产生了啥别的想法,就是觉得有点别扭。
  他们本质上来说是一样的,可石动美空很清楚这两人是不一样的。
  葛城固执认死理。
  那个家伙虽然也有些不怎么变通,但最起码还是听的人劝的。
  石动美空觉得自己是在心里美化那位英雄,因为他真正认定的事情没有人能阻止。
  可能是因为处境问题?她皱着眉头想。
  正义的英雄最开始便有父亲还有自己陪着,即使内心里有对未来与过去的恐惧,却还是能相信朋友。
  而那个世界的…葛城却因为所遭遇的惨痛经历而不敢再相信任何人了。
  有点惨…石动美空托腮,她想起小时候被人欺负了的书呆子葛城,每次都是自己解的围。
  不是动漫里演的那种女汉子类型,石动美空小时候长的贼可爱,奶声奶气的说你们别欺负我朋友时,那效果杠杠的。
  谁愿意让小天使难过呢?
  虽然葛城巧深知这人天使外表底下就是个魔鬼,但他还是很珍视石动美空这个朋友。
  “美空,我们谈谈。关于那个平行世界…”
  石动美空瞪大了眼睛,惊呆了般的看着抱了厚厚一沓书气喘吁吁的好友。
  好吧,他们体力差别也很大。
  石动美空眨了眨眼睛。
  
 9
  无事可做的桐生战兔开始向直美学习如何给咖啡拉花,还有做甜点。
  他做实验般的科学严谨态度遭到了桃塔罗斯的笑声,浦塔罗斯倒还很期待他的成果,金塔罗斯一如既往在睡觉但预定了他新鲜出炉的第一个小蛋糕,龙塔罗斯在捣乱。
  他放下手中的绘画板,开始以帮忙为由拿材料玩闹起来。
  然后桐生战兔就看着这群异魔神再一次打闹起来,然后被忍无可忍的Hana小姐用武力镇压。
  在他终于成功做出一份尝起来十分不错的小饼干时,桐生战兔接受到了下车的命令。
  “你该下车了。”
  他懵了。
  脑内的思绪全纠结成一团,桐生战兔被这个重磅炸弹炸的脑内一片空白。
  他转过头看着沉默不语的异魔神们,满心茫然。
  “这是好事啊,小子。”金塔罗斯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大笑。
  
 10
  “我查了一些东西,发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不能用科学解释的。”
  “你可以看这个,这个流浪汉一直活的很好。但某一天突然心肌梗塞死掉了。”
  “还有这个钢琴家,他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但在与他合奏的一个植物人苏醒以后,他奇迹般的出现了。”
  “你什么意思?”
  “美空。你还记得我们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吗?叫寻梦环游记。”
  “…你是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记得他的话他会真正意义上的死去。”
  “是的。”葛城巧忽然抬起头看向了天空,他扯出了一个有些嘲讽的笑。
  “这个世界很温柔。”
  他难得没有反驳少女突然的文艺。
  这是那颗满目疮痍,烽火硝烟的残酷星球留给走向末路的英雄最后的温柔。
  
 11
  电车停了下来,桐生战兔看着眼前打开的门。
  门外不再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而是一片白蒙蒙的雾气。
  他没来由的生出些许近乡情怯的感觉。
  “你小子很幸运。”
  他听见身后传来桃塔罗斯的声音。
  “恭喜你,桐生战兔。你的时间重新开始走动了,继续你的旅程吧。”是Hana小姐的声音。
  “要记得我们哦。”龙塔罗斯。
  “要像男子汉一样勇往直前啊!”是金塔罗斯。
  最后是浦塔罗斯的声音。
  “珍惜身边的人吧,正义的英雄。”
  他脑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正准备向大家道谢感谢这些前辈对自己的照顾时。桐生战兔被踹下了车门。
  他十分狼狈地摔在了地上,正准备站起身观察周围时就听见了一声调侃,带着几分笑意。
  “真是特别的出场方式啊。”
  “战兔。”
  
 12
  石动美空每每想起那位正义的英雄时,都只有对方留给自己的一个背影。
  孤单又英勇。
  可她却只觉得难过,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啊。那个会用属于他独有的天才式冷笑话逗她开心,会在她难过时安慰她,会陪她哭陪她笑的那个十分温柔的人。
  不应该拥有被全世界遗忘这样一个悲伤的结局啊。
  “战—战兔…”她嘴唇颤抖着,拼命的从脑海里拼凑男人的眉眼。他笑起来时会像小兔子一样眯起眼睛,他得意时会翘起的呆毛,他难过时耷拉着的眉眼。
  “桐,桐生…桐生战兔。”她开始不停的重复这个名字,石动美空压抑不住随着这个名字内心里的悲伤,难过的掉着眼泪。
  她猛然听见门外重物掉落的声音,莫名其妙的心里产生门外就是自己想见的人的笃定。石动美空跌跌撞撞地起身冲过去打开了房门,小腿撞到床脚瞬间起了淤青。
  门外的男人穿着她无数次在梦里见过的大衣,却不复往日潇洒。脸朝地摔下来,狼狈到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甚至笑出了一个鼻涕泡。
  “这位大英雄的出场方式也太逊了吧。”
  她这么说着,向地上的男人伸出了手。
  
 13
  他看见少女纤细白皙的手腕上没有任何装饰品时,才有种自己真正的改变了世界进程的实感。
  桐生战兔站起身,他将石动美空拉进了自己怀里。
    在听见那句与往日里没什么两样的调侃话语时,桐生战兔那颗浮躁的心终于安定下来。就如同在海里漂泊的船与灯塔的关系,眼前的女孩是属于桐生战兔的石动美空。
  “没有战兔的话,我是不可能幸福的。”
  “嗯。”
  “我要的是桐生战兔,不是葛城巧也不是佐藤太郎。”
  “嗯。”
  “我喜欢桐生战兔。”
  “嗯。”他刚说完就看见少女抬起头瞪他。
  “除了嗯就不会说别的话了吗?”
  “喜欢。我喜欢石动美空。”
  他捧着少女的脸颊,慢慢的靠近。他能感受到独属于石动美空的气息,心中的欢喜几乎要溢出来了。
  桐生战兔亲吻了石动美空,这是一个珍重的吻。
  带着他从一开始便许下的承诺。
  他会守护美空的,只是这一次他会亲手带给石动美空幸福。
  而不是由他以外的任何人。
  
 14
  因为这是一个十分珍重的吻,所以桐生战兔闭上了眼睛。
  而当他睁开眼睛时,桐生战兔觉得自己可能药丸。
  只见楼梯拐角处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微笑着看向他们。
    桐生战兔觉得自己可能是被evolt影响了,因为他看见了男人极速飙升甚至爆表了的危险指数。
  他几乎以为自己看见了又一个星球吞噬者。
  
  “求问,在和女朋友亲亲的时候撞到了她的父亲?我该怎么办,打不过,在线等,挺急的。”
  
  
 
  end


      新年第一篇文献给兔空。这两人的神仙爱情我吹爆!!祝大家新年快乐!!
  
   
  
  
  
  
  
  
  
  
  
  
  
  
  
  
  
  

好久没画小卡了
学习累了摸个鱼
是囧长的人设!
真的太可爱了!
@常囧长

emmm想做两个钥匙扣玩,有人想要吗?没有就当自娱自乐:P

“哼,你要不要吃冰棍啦!”
【阿克太可爱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卡生快!【急着补作业然后很水的生贺xxx